头顶三重危机 伊朗致函联合国:美制裁危及伊患者生命!

2020年3月23日

【全球“战疫”】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3月2日在社交媒体发文称,美国的经济恐怖主义正在危及伊朗新冠肺炎患者的生命安全,伊朗N95口罩和普通三层口罩、呼吸器、核酸检测试剂盒等防疫物资告急。迫于严峻的抗疫形势,扎里夫3月12日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致函,要求立即解除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称制裁使伊朗无法进口抗击疫情所需的药品和医疗设备。

随着布伦特油价失守28美元/桶大关,以原油出口为主要财政收入来源的伊朗正在面临严峻考验。

“伊朗现在面临三重危机叠加:一个是美国的极限施压,一个是石油减产计划破裂,还有一个是新冠疫情蔓延。”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些新旧因素综合在一起让伊朗经济雪上加霜。

李绍先认为,其中,最大的挑战还是美国已经持续一年多的经济制裁。囿于美国的制裁,无论是对疫情,还是对油价,伊朗都力不从心。

3月6日,被市场寄予希望的OPEC+会议最终意外“谈崩”,OPEC及非OPEC产油国未能就进一步减产达成共识。会后,沙特率先表示将增产,最高将增至1230万桶/日,同时大幅下调原油销售价格,下调幅度创近20年来新高。作为回应,俄罗斯宣布,该国短期内可以每日增产原油20-30万桶,未来可以每日增产50万桶。

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法提赫·比罗尔3月9日表示,“在原油市场玩俄罗斯轮盘赌很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石油市场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逾10年来首次萎缩。IEA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量为9990万桶/日,较2019年减少9万桶/日。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宗商品策略负责人沃伦·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指出,当市场已经不得不应对需求冲击时,OPEC+协议的破裂在一个不能更糟糕的时刻发生了,原油市场的前景正变得越来越暗淡。

全球信息提供商IHS Markit能源副总裁维克特·沙姆(Victor Shum)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油价暴跌将给许多产油国带来巨大的困难。伊朗在OPEC+联盟破裂之前就已遭受了美国严厉的石油制裁。石油价格的急剧下跌将进一步加重伊朗的经济负担,这已经在伊朗国内点燃不满情绪。

从财政收入的角度来看,沙姆指出,伊朗今年的财政盈亏平衡价为140美元/桶,而当前的石油价格远低于这个水平。18日盘中,布伦特原油首次跌破28美元,为2016年年初以来最低水平,后小幅上扬,收盘时报28.20美元。北京时间19日19时30分,布伦特油价报27.74美元,上涨3.93%。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在伊朗境内继续蔓延。伊朗卫生部3月19日宣布,过去24小时内,伊朗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46例,新增死亡149例。目前该国累计确诊18407例,其中1284人死亡。鉴于严峻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伊朗已经临时释放了包括政治犯在内的约8.5万名犯人。

3月15日,在伊朗德黑兰,一名公交车司机戴口罩工作。在对抗新冠疫情的战斗中,伊朗已经出现医疗物资短缺。新华社

减产计划破灭对伊朗影响有限

货物追踪和情报公司开普勒(Kpler)油气股票分析师霍玛耶·法拉克沙锡(Homayoun Falakshahi)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OPEC+分崩离析确实对伊朗产生了影响,因为伊朗原油的价值随着油价走低也在下降。对于相同的出口量,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获得的收入比过去要更少。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3月7日在维也纳举行的欧佩克分水岭会议上接受采访时说,预测新冠疫情的影响将是短暂的,并抵消了30美元/桶油价对伊朗经济的任何重大影响。“谁相信我们可以抵抗两年?”他说,指的是特朗普政府自2018年5月以来对伊朗施加的经济制裁。

在能源分析师看来,伊朗可能确实是OPEC成员中受到影响最轻的国家。“由于美国的制裁,伊朗成为了一个特殊的案例。”他说,“非常反常的是,对于伊朗来说,OPEC+崩溃的影响微乎其微。”

法拉克沙锡解释道,由于伊朗早已承受了美国制裁造成的原油出口收入巨减的痛苦,伊朗现在原油的生产和销售的规模很小,以至于油价下跌造成的影响有限。同时,伊朗在汇回出口收入方面也早就遇到了困难,因此收入缩水的空间也将非常有限。

法拉克沙锡指出,如今,只有中国和叙利亚在进口伊朗的石油。其中,伊朗向中国出售的石油被用于支付中石油和中石化在伊朗的油气成本回收和报酬费。这两家中国公司在2007年至2017年之间参与了伊朗石油上游项目的投资。

“尽管减产计划破裂对伊朗的冲击不如对邻国的大,但还是会有影响。”具体来说,法拉克沙锡指出,与过去相比,要偿还中石油、中石化同等数量的美元费用,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将需要向中国运送更多数量的石油。

至于沙特的让利促销是否会让伊朗失去原有的客户?法拉克沙锡认为,伊朗现在只有两个大客户。其中,叙利亚不从沙特进口石油。而中国,作为沙特石油的主要买家,近几个月的采购量为170万桶/日。

美国经济制裁严重冲击经济

由于美国的经济制裁,伊朗当前的原油出口只有峰值时的十分之一。Kpler的数据显示,伊朗今年2月的石油出口已经降至24.8万桶/日,比1月的25.4万桶/日还要低。而在2018年5月美方恢复制裁前,伊朗原油出口一度高达250万桶/日。

在法拉克沙锡看来,美国的经济制裁对伊朗能源行业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严重制约了该国吸引外国投资和贸易的能力,使得出口和生产远远低于产能。即使该国能够出口,也无法将其应得的收入汇回国内。此外,还造成了人才流失,许多中层管理人员很想离开这个国家去其他地方谋职。

法拉克沙锡强调,对于能源行业而言,最重要的影响是对资本投资的影响。与周边国家相比,伊朗油气领域的投资额原本就很低,但现在已经接近零。从中期来看,这将影响该国的生产能力,导致产量可能很快进一步下降。

法拉克沙锡补充道,制裁还影响了多个天然气出口计划,包括通往巴基斯坦和阿曼的管道项目以及一个液化天然气项目。

此外,已经启动的项目也面临着延期和成本超支的问题,因为从外国进口必需的原材料和设备时在物流和财政上都很复杂。最典型的是,与最初的计划相比,南法尔斯项目的成本和建设时间都是其原本的两倍。

伊朗石油工程师协会理事长莫森·米汉杜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伊朗的石油钻机设备100%依赖进口,但制裁已中断了此类进口。据统计,伊朗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石油钻井平台已处于闲置或正在维修之中。伊朗的石油钻机将在未来五年内效率下降或老化。

伊朗就疫情致函联合国,要求美国解除制裁

在对抗新冠疫情的战斗中,伊朗已经出现医疗物资短缺。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3月2日在社交媒体发文称,美国的经济恐怖主义正在危及伊朗新冠肺炎患者的生命安全,伊朗N95口罩和普通三层口罩、呼吸器、核酸检测试剂盒等防疫物资告急。

迫于严峻的抗疫形势,扎里夫3月12日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致函,要求立即解除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称制裁使伊朗无法进口抗击疫情所需的药品和医疗设备。此前,伊朗央行行长哈马提已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致信,要求后者从为应对新冠疫情而设立的500亿美元资金池中向伊朗拨款50亿美元。

李绍先指出,伊朗当前的抗疫形势非常严峻,已经成为整个中东的重灾区,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它在1979年革命之后多次面临严重的危机,当前的三重危机也不会动摇伊朗政权的根本。“伊朗真正想做的是借此次疫情撼动美国对它的封锁。”

尽管从技术上讲,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涉及食品、药品和人道主义贸易,但许多国外的公司和银行都不愿与伊朗开展任何业务。伊朗的医疗行业和国际援助机构均已就美国制裁如何限制伊朗获得急需的医疗用品发出了警报。

2月27日,美国财政部发布的豁免许可指出,伊朗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进行人道主义货物的贸易。与此同时,美国还与瑞士敲定了一项人道主义贸易协定,保证瑞士可向伊朗出口人道主义货物而不受到美国制裁。

然而,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在3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人声称他们为(交易)开辟了道路。”“如果是真的,我请他们向所有人确认向伊朗运送物资并不违反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规定的限制。”

“其实,伊朗的目的并不在于让美国放开防护物资,它最终是希望打破美国的封锁。”李绍先说,“如果伊朗在当前情况下获得国际机构的援助,那美国是没法说什么的。尽管它不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在特朗普政府之前,奥巴马政府和小布什政府都曾在伊朗发生严重地震时暂时放松过对伊朗的制裁,甚至提供了人道主义援助。然而,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和伊朗就一直处于紧张的对峙之中,特朗普政府也没有向伊朗提供过任何人道主义帮助。

此次伊朗面临严重的疫情,特朗普政府能否对伊朗态度有所缓和?对此,李绍先认为,这肯定是不会的,美国就是要打压伊朗、围堵伊朗,趁机推翻伊朗政权,因此,美国只会利用伊朗的三重危机,不会放松对伊朗的制裁,也更谈不上让伊核协议出现转机。

 返回21经济首页>>